這種“一頭沉”處理造成的錶面平靜,並不代表真相的水落石出,也不代表民眾的真正信服。
  本報特約評論員歐陽晨雨
  又一條攪動地方官場的“鯰魚”被抓了。2013年中秋節,汪冬根和兒子汪金亮爬上了江西省萬載縣縣長陳虹老家對面的房子,拍下多人去縣長家送禮的視頻和照片。不料,十幾天后父子倆便被萬載縣警方帶走。被抓8個月後,該縣公安局出具起訴意見書,認為兩人均涉嫌“組織、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”。對此,他們的家人稱是遭到了打擊報複。
  由於法庭判決尚未作出,汪氏父子是否構成犯罪,還是一個未知數。但是,他們家人的懷疑,卻也合乎情理。即便是兩人真的具有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的犯罪事實,為何偏偏在拍完視頻後不久,公安部門才開始進行查處?將攝像機和照相機對準“父母官”私邸,意欲搜羅讓官員們如坐針氈的違紀行為,“太歲頭上動土”後被懲處,難免讓人聯想到公器私用的可能。
  眼下,隨著汪氏父子的被捕和起訴,甚至可能判刑,在萬載黨政機關形成的那股“談汪色變”的恐慌氣氛也將隨之減弱,然而縈繞在事件上的迷霧,卻沒有隨之散去。民眾最為關切的,便是偷拍內容是否屬實。儘管江西省紀委曾調查過偷拍事件,但調查結果卻秘不外宣。而視頻中那些拿著禮品和錢物進入當事官員家中的人,似乎都成了無法查清的路人甲。
  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。與萬載縣這起偷拍事件的結果極為相似的,是去年湖南3名“80後”公務員偷拍麻陽縣委書記胡佳武的“麻陽偷拍案”。李熠、楊凡、劉陽等3名偷拍者,一審以非法使用竊聽、竊照專用器材罪被判刑1年8個月。然而,拍攝視頻是否真實,行賄送禮是否屬實未有定論,當事官員也是安然無恙。
  但是,這種“一頭沉”處理造成的錶面平靜,並不代表真相的水落石出,也不代表民眾的真正信服。汪氏父子罪與非罪並不影響對拍攝內容的調查。姑且不論官員隱私權應受限制,就算偷拍行為非法,其拍攝內容至少可以成為查清官員是否違法亂紀的一條重要線索。
  事實上,縣長陳虹並非汪冬根的第一個偷拍目標。起訴意見書也承認,這個村民的鏡頭還記錄了該縣政協主席肖某、高村鎮黨委書記黃某、時任衛生局局長魏某林等人聚眾打麻將的問題。在法庭依法公正審理此案,界定罪與非罪的同時,有關部門也應將偷拍視頻所涉嫌違法違紀問題一查到底,給民眾一個透明交代。
  相關報道見14版  (原標題:“偷拍縣長”不應止於查處偷拍者)
創作者介紹

北海道白色戀人餅乾

hj23hjmio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